艺术长沙是一场集体手淫
2013-10-26 22:00:44   来源:   评论:0 点击:

艺术长沙是我们杂志的大客户,因此将其极力吹捧了一把,我也奉命采访了其中参展的两位重量级艺术家,但从未深思它的实质和弊端。这篇偶然看到的文章令我茅塞顿开,虽然言辞犀利颇为苛刻,但这却是批评家所需要的...

 

“艺术长沙”是我们杂志的大客户,因此将其极力吹捧了一把,我也奉命采访了其中参展的两位重量级艺术家,但从未深思它的实质和弊端。这篇偶然看到的文章令我茅塞顿开,虽然言辞犀利颇为苛刻,但这却是批评家所需要的审慎眼光。

我们先来看两篇各异的报道:

    “堪称国内最奢华、成本最高的当代艺术展,上周在湖南博物馆亮相。由湖南收藏家谭国斌出资主办的“2009艺术长沙”艺术展,广邀200多位艺术家、收藏家、批评人和媒体记者从北京飞抵长沙,新闻发布会也特意安排在飞机上进行。“艺术长沙”活动包括开幕式和一场学术研讨会,据称整个活动耗资达600万元。原定于全天进行的研讨会,后缩减为半天时间。声势浩大的艺术活动,持续的时间没有超过30个小时。”(南方都市报2009年10月28日《最烧钱当代艺术展奢华亮相》)

    “著名美术评论家易英、吕澎分别主持了研讨会。来自美术界、评论界和收藏界知名人士王鲁湘、孙振华、殷双喜、邹跃进、谭天、鲁虹、顾振清、张卫、雷铎、冀少峰、高岭等围绕“艺术长沙”活动的成功举办分别作了发言,大家对该活动主办方推出的京湘包机“艺术飞行”的创意给与了很高的评价,体现了专业高端、产业高端与湖南主流媒体互动的整合优势,并认为将当代艺术与传统中国画并置的展览格局是“艺术长沙”有别于其他当下艺术展览模式的又一次拓展。”(某艺术网媒《五项艺术展览呈现2009“艺术长沙”视觉盛宴》)

      南方都市报的报道暗含讽刺,而网上各大艺术媒体的报道,不是对主办方新闻通稿千篇一律的引用,就是夸大其词的吹捧,简直不忍卒读。

    “2009艺术长沙”只不过是一个地方收藏家策划的五个艺术家的联展,其中一个还是从事传统书画的老年画家,展览作品结构极其糟糕,既无任何学术含量,也无任何双年展或博览会色彩(虽然它的名头动不动让我们联想到时下流行的“艺术北京”之类的)。但吊诡的是,在这个有钱的地方收藏家巨资炮制的盛大开幕式上,我们看到了众多油头粉面的明星艺术家,衣冠楚楚的收藏家,煞有介事的批评家,和苍蝇一样乱飞的艺术媒体。他们刚从北京空运到这个城市,从下榻的五星酒店坐了好几辆豪华大巴出来,成群结队,熙熙攘攘,气宇轩昂,装模装样,在湖南省博物馆前的空地上,和不懂艺术的地方文化官员、油腔滑调的湖南卫视主持混杂在一起,在这个秋意渐凉的午后以精英的姿态出演了一场后金融危机时代的文化秀。

    “艺术长沙”这个徒具其名的“宏大”展览究竟做给谁看?它所组织的这个庞大阵容的明星艺术家、批评家、收藏家和艺术媒体队伍空降到长沙要干什么?

      长沙只是一个当代艺术欠发达的二线城市,在城市文化形态上具有中国任何一个中部城市的特点,即上层文化意识形态非常守旧和死板,而底层市民文化强调“及时行乐”和“有了快感就要喊”。90年代以来长沙形成了以“洗脚”为特点的休闲文化和以“超女”而出名的选秀文化。长沙本土当代艺术进程缓慢,对城市文化结构几乎没有影响。对长沙市民社会进行文化更新和艺术教育虽显必要,但把一个声势浩大的明星艺术家、批评家、收藏家队伍空降到长沙,除了让长沙市民觉得开幕式人多之外,这种人为制造的文化泡沫和视觉奇观对于本土的当代艺术生态无半点好处,助长了艺术圈豪奢铺张的恶劣之风,暴露了一个城市文化的贫困与粗俗。

      财大气粗的“艺术长沙”彰显了中国当代艺术圈急功近利、狼狈为奸、各界合谋的生态特征。收藏家的炫富只能露出当代艺术圈裤裆下的暴发户老底,批评家们的“研讨”只是合伙强奸学术的尊严,而所谓明星艺术家的出场只能让人呕吐——真把自己当大师。这种其乐融融、假大空的文化表演无异于集体自慰,只能是一种快感想象的自我满足和狗咬自己尾巴般的自娱自乐。

      一切都像几年前南方周末所预言的那样:中国当代艺术正在玩死自己!

源地址:http://blog.renren.com/blog/245037608/428783257

相关热词搜索:艺术 长沙 集体

上一篇:“艺术长沙”模式的思考二
下一篇:2013之公共雕塑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