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圣女公墓,雕塑艺术公园?(组图)
2014-04-06 18:13:0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当到了追思祖先、缅怀先贤的清明节,就会想起这两句诗。天色阴沉、小雨霏霏、气氛肃穆常常是这个时节的主基调。其实,缅怀先贤还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式。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穿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当到了追思祖先、缅怀先贤的清明节,就会想起这两句诗。天色阴沉、小雨霏霏、气氛肃穆常常是这个时节的主基调。其实,缅怀先贤还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式。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穿甲弹之父拉夫里洛维奇

 
这就是那位让德国飞行员闻风丧胆的波克雷什金

 
乌兰诺娃的舞姿依旧那样迷人

 
《青年近卫军》的作者法捷耶夫,你看那军刀和军帽

 
俄罗斯民族英雄卓娅

 
夏里亚宾的样子就像在凝听音乐
 
    始建新圣女公墓于16世纪的新圣母公墓位于莫斯科城的西南部,起初是教会上层人物和贵族的安息之地。据说,当时彼得大帝的姐姐索菲娅公主在这里被囚并葬身于此,因此,有些中国人干脆就把它叫做“俄罗斯的公主坟”。到19世纪,新圣女公墓才成为俄罗斯著名知识分子和各界名流的最后归宿。该公墓占地7.5公顷,埋葬着2.6万多位俄罗斯各个历史时期的名人,是欧洲三大公墓之一。
 
  7.5公顷的面积,26000多座不同的石碑就是26000多尊雕塑,它让生命穿越时空,在每一位参观者眼前熠熠闪光。
 
  7.5公顷的面积,26000多座石碑,或雕人物、或标职业、或讲故事、或凝练一生的闪光点,雕塑艺术家们用细节去彰显逝者生前最让世界自豪的那一点,于是,初来乍到、不明就里的人肯定误以为闯入了露天雕塑博物馆。
 
  最近数年,到过俄罗斯的国人无不为这里精湛而百花齐放的雕塑艺术品震撼:“途经莫斯科时,朋友建议我一定去看看新圣女公墓。走进公墓,果然感到震撼!这里没有阴森恐怖,也不仅仅是肃穆和宁静,绿树掩映中,到处是一尊尊极富创意的雕塑,雕塑前新鲜程度不同的鲜花表明不断有人敬献,整个公墓像公园,更像展示俄罗斯雕塑家艺术才华的殿堂。能够把公墓文化做到如此极致,大概要数新圣女公墓了。”
 
  “寒风中的墓碑没有颤抖,是我在颤抖。那一个个不同的墓碑,是精湛的雕塑。一块石头,一个头像,几个几何图形,一本展开的书,一架冲向云霄的战斗机,甚至几个跳动的音符,一张有弹孔的金属片……据说有26000座。一个从中国小县城出来的作家,哪里见得到这样的阵势?我为艺术而颤抖。” “26000座不同的石碑,它们是生命的音乐,是生命的舞蹈,它们让灵魂诗意地飞行,让灵魂不累,让后人不累,让世界上的人,都不累。”
 
  “这里不是阴森的墓地,而是一座露天的雕塑艺术馆,也是一座启迪人们心灵的圣园,新圣女公墓不是告别生命的地方,而是重新解读生命、净化灵魂的教堂。”
 
  一位又一位参观者被深深震撼了,情不自禁地向这些精湛的艺术品敬礼。
 
  这里有赫鲁晓夫、叶利钦,但更多的是艺术家、文学家、战士,其中就有我们熟知的法捷耶夫、果戈理、契诃夫、托尔斯泰、卓娅……
 
  黑白两色、颇像汉字“上”、“下”颠倒拗住的样子,那就是赫鲁晓夫的墓了,赫鲁晓夫生前恶骂的雕塑家为他雕了一座黑白分明、功过对半的墓碑;而叶利钦这方俄罗斯国旗状的墓碑,据说是普京亲自批准的(因为墓地紧张),就在一个路口,俄罗斯民众说他是国家前进的绊脚石,也有人说它是国家前进的歧路灯。
 
  政治人物不多说了,还是说说艺术家吧。脚尖踮起、裙盖上翘,双手上举活脱脱一只起舞的白天鹅—白色大理石上雕的就是国人熟知的俄罗斯著名芭蕾舞演员加琳娜·谢尔盖耶夫娜·乌兰诺娃,艺术家用舞姿凝固了乌兰诺娃展现给世界的最曼妙最动人的一刻;坐在条石上把烟张望的就是俄罗斯家喻户晓的莫斯科大马戏始创人尤里·弗拉基米洛维奇·尼库林了,面前趴着的就是它的爱狗。原来,尼库林去世后不久,爱犬也死了!
 
  这里还沉睡着普希金、果戈理、契诃夫、马雅可夫斯基、法捷耶夫、肖斯塔科维奇。你看法捷耶夫,军帽和马刀还放在案前;男高音歌唱家索比诺夫去世后,女雕刻家薇拉·伊格娜吉耶芙娜·穆希娜雕塑了一只垂死的白天鹅,它卧在一座高起的石台上,长长的脖子无力地耷拉在张开的翅膀上,一幅凄美的画面;这尊雕塑震撼了所有看到它的人,这只美丽的天鹅,成为了索比诺夫灵魂的化身。
 
  最有看头的则是俄罗斯的军人和民族英雄,雕塑中浸满了俄罗斯人的英雄情结,它们或大义凛然,或坚毅不屈。《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感动、影响了中国整整一代人。墓园里卓娅的雕塑,表情姿态是她受绞刑时的真实情形:仰着头,身体略略前倾,双膝微屈……因为17岁的她备受凌辱并惨烈牺牲,消息传到朱可夫这里,元帅下令将杀死卓娅的德军步兵团的番号立即通报给所有的红军部队,命令说,俘虏该团官兵,一律格杀勿论,不许接受其投降。还有一飞冲天的米格飞机,左边就是欣赏它英姿的飞机设计师米高扬;厚厚的钢板、三个粗大的弹孔,上面是戴着眼镜的炮兵工程师拉夫里洛维奇,他设计制造的穿甲弹能穿透10厘米的钢板,让德军坦克吃尽苦头。
 
  新圣女公墓成了莫斯科市民放松心灵的去处,他们在这里解读生命、净化灵魂,感受生的艺术。
 
  这些年,俄罗斯面临国际国内的重重压力,不屑于学英语的俄罗斯人更是饱尝了从超级大国沦为二流国家的失落之苦,这也许是我们感到许多俄罗斯人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在这里面对数万俄罗斯的精英,重温那些逝去的时光,感受波澜壮阔、惊心动魄、可歌可泣的俄罗斯近现代史,感受那金戈铁马的光荣岁月,悲欢离合、辉煌失意、痛苦纠结和高歌猛进交错重叠:俄罗斯人的心里,公墓不是告别生命的地方,而是解读生命、净化灵魂的殿堂。

 
  一尊尊雕塑都是艺术家的精彩句点。赫鲁晓夫不愿和斯大林葬在一起,于是来到这里;赫鲁晓夫和现代派雕塑家涅伊兹维斯内一生死磕,批评他的作品即使“一头毛驴用尾巴甩,也能比这画得好”。可是,雕塑家还是答应了赫鲁晓夫的遗愿设计出这座黑白雕塑墓碑:人生在世,除了黑和白,谁说别的颜色不都是后天涂抹上去的?


 
  薇拉·伊格娜吉耶芙娜·穆希娜是苏联革命年代又一位优秀的纪念碑雕塑家,她雕塑的《粮食》、《革命火炬纪念碑》很多老一辈人都耳熟能详。她设计歌唱家索比诺夫墓碑—天鹅之死,酝酿了很长时间,耗费了大量心血,也许雕塑家想用一只死去的天鹅来隐喻这位男高音的人生吧,这尊雕塑被公认为公墓内最有艺术气质的墓碑。

相关热词搜索:雕塑艺术 圣女 公墓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莫斯科新圣女公墓(2)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